尼反对党领袖赢总统大选 需妥善处理与大国关系

2015-04-17 来源:中国网 作者:殷悦

  4月初,尼日利亚反对党领袖布哈里击败现总统乔纳森赢得总统大选,是1999年尼民主化后首位胜选的反对派总统。布哈里胜选有望成为尼日利亚发展形势的转折,但他在未来仍面临缓解国内冲突、打击腐败、重振经济等诸多挑战。


  布哈里胜选军事强人形象赢得信任


  乔纳森领导的人民民主党(简称“民主党”)已经统治尼日利亚16年,在其领导下尼经济虽取得良好纸面成绩,但各方面问题仍然突出:经济上,失业率高、产业结构不佳、贫富差距拉大;安全上,对“博科圣地”打击不力,奇博客216名被绑架女生至今下落不明;腐败猖獗,乔纳森一直拒绝公布自己的财产状况,据称他已经在总统位上揽聚了上亿美元的财富。种种问题让尼民众对“民主党”政府失去了信心。


  布哈里适时打出“改变”口号,其军事强人形象赢得饱受恐怖主义摧残的民众信任,其强力反腐、整肃经济的过往让人对他的执政前景充满期待。他推动尼四个主要反对党组建“全体进步大会党”(简称“大会党”),并吸引大量“民主党”北方人士加入,“大会党”得以占据尼国会和州长近半席位,改变了“民主党”一党独大格局,首现两党分权态势。“大会党”牢牢把握住了北方穆斯林选区基本盘,争取了中部地区的支持,并撬动了南方乔纳森的传统优势选区,最终以53.95%的得票率力压乔纳森。


  最后关键的一点是选举公信力的提高。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美国国务卿克里曾专程访尼,促成两党会谈,签订和平协议,承诺公平选举。欧盟和美国都排除选举观察团,监督大选进程。含有选民生物信息的资格卡认证和严格的计票程序基本杜绝了舞弊行为。


  选后挑战需妥善处理与大国、邻国关系


  国内矛盾根深蒂固。一方面,公民缺乏国家身份认同。尼是多民族多宗教国家,1960年独立后,尼百姓的民族宗教认同就高于对国家的认同,共同身份的缺失加剧了民众在民族、宗教和地区问题上的极端倾向,使得宗教部族领袖比中央政府更有权威。中央和地方关于不同宗教部族势力轮流执政的潜规则,不仅没有缓和国内矛盾,还加剧了分化对立,弱势群体也被边缘化。另一方面,南北方因为宗教冲突和利益分歧严重对立。基督徒与穆斯林分居南北,南北经济与社会发展不平衡,北方穷困穆斯林地区面临被边缘化境地。政客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有意扩大利用民族宗教冲突,激化矛盾。


  经济结构性问题突出,面临下行压力。尼经济增长依赖高油价刺激,油价下跌给经济带来巨大压力。尼货币奈拉汇率自去年末以来下跌近18%,表明尼经济颓势初显。尼被迫减少政府支出,使国内本就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面临更大的资金缺口。初当政的反对派或会有执政经验不足的问题,经济的转型升级是布哈里的竞选口号,如何实现承诺是其重要课题。


  安全问题突出。一是在布哈里5月29日正式履职之前,威望锐减的乔纳森政府控局能力进一步下降,4月中下旬举行的尼地方长官选举竞争更加激烈,发生暴力冲突的可能性更大;二是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忠于乔纳森,声称若布哈里胜选会暴力抗议,针对该地区前叛乱分子的大赦福利项目即将到期终止,更添安全隐忧;三是“博科圣地”虽在多国联合打击下丧地失势,但仍在4月发动两次袭击,杀死40多人,证明其仍有相当活动能力,可能伺机再起。布哈里对尼政府军能力过于自信,倾向于停用目前正发挥主力作用的外国雇佣军,并限制外国军队在尼的行动,不利于彻底清除恐怖势力。


  外交上需妥善处理与大国、邻国关系。利好方面:尼成功大选强化了其在西非和全非的领导地位,成为民主建设典范,国际声望得以提高。稳定、透明、高效新政府的建立,治理能力的改善会让尼在地缘政治和区域经济上发挥更大作用。不利方面;布哈里思想趋于保守,看重“主权问题”,在地区安全问题上不想与邻国合作。他曾在1983-1985年执政时期采取过经济上的排外措施,有民粹主义倾向,恐难以处理好和中国等重要经济伙伴的合作关系。此外,美尼关系不稳,因为美国认为尼军在反恐行动中存在违反人权问题,美国一度对尼实行武器禁运,招尼怨恨,尼转向俄罗斯求购武器。


  改革应对加大开放合作


  政治上,布哈里应进行制度改革,统一施政框架,让不同出身公民享有同等权利。布哈里清正廉直,被认为是“不可收买的”,有望自上而下刹住腐败之风。他应强化经济与金融犯罪委员会职能,公开审理大案要案,改变当前有罪不罚的文化,表达反腐决心,重塑法律权威。妥善组阁,弥合党派裂痕,重用经验丰富的以前拉各斯州长法什拉为代表的实干型官员。


  经济上,新政府应继续推进上届政府未完成的供电设施升级项目,促进农业和服务业发展,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精简政府支出,将更多资金投入到技术培训、社区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中。推进迟滞多年的石油工业法案,整顿缺乏透明的石油产业,公平分配石油收入。缩小南北方的经济差距,重点发展北方落后地区。


  外交上,尼日利亚并没有充分实现自己成为非洲强权的潜力。如果尼妥善解决了国内的政治问题,尼会成为非洲乃至世界上的重要力量。尼日利亚有强烈的主权意识,不希望其它的国家插手国内的事务。在去年末,在西非各国首脑齐聚尼日尔共同商讨打击“博科圣地”时,尼只派了大使与会。布哈里作为前政变上台的领导人,此次上台后需洗清军事独裁者形象,更加开放合作,认可邻国与非盟在解决安全问题上发挥的重要作用,加强与尼日尔、乍得等多国部队的协调联合。  


  • 货真 真材实料
    至真至诚
  • 价实 亲民价位
    高贵不贵
  • 良品 精湛工艺
    制程精良
  • 承诺 四季更换
    承诺不变
  • 服务 专业服务
    用心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