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贸视角 > 时事 > “双降”后紧接逆回购 央行引导利率下行提振市场
“双降”后紧接逆回购 央行引导利率下行提振市场
发布时间:2015-07-01       关键字:央行,利率,提振             来源:华讯财经

  当天,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进行500亿元人民币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2.5%。交易量和中标利率较6月25日同期限操作分别增加150亿元和下调20BP。央行7天期350亿元人民币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2.7%。而再早一次的逆回购操作是在4月16日,7天期100亿元交易量,利率3.35%。
  
  多名市场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央行逆回购说明央行维持资金面充裕的决心很大,且与“双降”形成了一套组合拳政策,意在引导利率下行,提振市场信心。
  
  “央行此举意在保持流动性相对合理,让市场感受到,保持一个良性的预期,有利于稳增长、调结构、控风险。”针对本次逆回购,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央行主要是针对我国经济金融状况和变动,针对市场的状况来调整政策,虽然央行前期降息和定向降准可以释放流动性,但是市场还有临时性的流动性需求,而通过逆回购向市场释放出相应的流动性,就释放出一个信号:央行希望保持流动性相对合理。
  
  在释放流动性的同时,降低利率亦非常重要。平安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执行总经理石磊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这次重回逆回购,显示央行维持资金面充裕的决心很大,“不断调低利率水平,稳定市场预期,这个利率非常提振市场,对债券市场有很大影响”。
  
  此次操作亦体现了央行呵护经济、提振市场的用心。“目前财政政策积极,但出口、房地产开工以及与之相关的产业链收缩压力不减,经济难言企稳,加上股市去杠杆,此举有助于提振市场信心。”民生证券研究院固定收益组负责人李奇霖向本报记者表示。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最近央行通过“双降”、逆回购的方式,保持市场低利率环境,同时也是为了在年中时点上保证金融体系的平稳运行,更主要的还是和银行6月底的资金需要有关,因为存款偏离度考核,加上近期资本市场波动比较大,银行可能在存款变动方面还存在一定资金压力。他表示,尽管前期已有过定向降准,但上半年流动性压力还比较大,特别是股市波动较大,加剧了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的难度,所以通过逆回购也有助于市场的稳定。
  
  宗良认为,央行的逆回购是针对目前市场状况的,若市场状况一直维持现状,则意味着市场开始需要流动性,那么央行可能会采取另外一个方式,就是降准。“央行将会通过另外一些总量政策去做一些适度的调整,各种政策搭配起来达到一个总量的效果,具体操作还是要看市场。”宗良说。
  
  在6月25日重启逆回购前,央行已连续19次暂停公开市场操作,连续八周无投放、无回笼。石磊称,此次逆回购亦是央行告知市场,货币政策并未转向。另有市场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预测称,逆回购或短期内常态化,并与外汇占款变化有关。
  
  “目前中国市场上流动性的短缺,与货币政策和外汇占款有关系。”中国银行宏观经济与政策主管周景彤对记者称,最近一段时间,央行出台包括降息降准等一系列货币政策,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一是与货币政策变化有关系,二是与外汇占款的变化有关系。如果说此前外汇占款增加得很少甚至是负增长,最近一段时间,外汇占款还是有所增加的。
  
  温彬向本报记者表示,本次逆回购利率比前期低,也有可能是出于6月份外汇占款变动的考虑,“如果6月份的外汇占款增长不佳,在前期降准之后再做一些逆回购,补充流动性也在情理之中”。
  
  央行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收支表显示,5月末,我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为292510.97亿元,较上月增加321.78亿元,为近期连续第二个月正增长。此前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增加近324亿元。
  
  今年以来,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变化较为明显,继2月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环比增加422.14亿元后,3月末金融机构外汇占款较上月减少1564.76亿元。
  
  实际上,从近来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增长情况看,以往作为重要基础货币投放渠道的外汇占款的角色正在改变。外汇占款作为货币投放主要工具的时代或许已经过去,再贷款和定向降准将是向市场提供流动性的主要方式。此外,央行还创新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投放基础货币。
  
  从去年11月以来,央行已进行4次降准、3次降息。此外,去年以来,央行把原来外汇占款投放主渠道转换为SLF(短期借贷便利)、PSL(抵押补充贷款)、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新创工具。
  
  “在经济去杠杆的大环境下,货币政策更需引导长端利率下降,压平收益率曲线。短端利率向长端利率传导,压低长端利率的货币政策需要出台,包括比SLF、MLF期限更长的LLF(长期借贷便利)、地方债纳入抵押品的类似LTRO操作以及降准等。”李奇霖说。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称:“我们国家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还不是很通畅。整体来看,通过央行的调控,短期利率调整得不错,呈现明显的下浮趋势,但是在中长期贷款方面整体上还是相对比较高的。”
  
  曹远征认为,这就需要打通短期利率和长期利率的关系,从长远来讲能实现央行调控短期利率,短期基准利率又能够作为市场的银行存贷款的基准来发挥作用,最终引导整个利率下行,从而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这是比较理想的方式。
  
  来自中银的三季度经济金融展望报告预测,本轮“双降”为三季度经济带来利好,展望中国经济有望企稳且小幅回升。预计三季度GDP增长7%左右,CPI上涨1.5%左右。尽管经济有所回升,但是回升的基础依然较弱,下行的压力依然较大,稳增长政策方向和力度应继续坚持。周景彤称:“我认为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的变化还是根据经济增长、通货膨胀的水平、流动性的变化、就业和物价综合判断。”
  
  

  • 货真 真材实料
    至真至诚
  • 价实 亲民价位
    高贵不贵
  • 良品 精湛工艺
    制程精良
  • 承诺 四季更换
    承诺不变
  • 服务 专业服务
    用心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