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贸视角 > 时事 > 镁定价权的“秦晋之争”:“镁都”府谷产业链条缺失
镁定价权的“秦晋之争”:“镁都”府谷产业链条缺失
发布时间:2015-07-07       关键字:镁,产业链,缺失             来源:和讯网

  作为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的陕西榆林,还有一种宝藏金属镁。榆林下属的府谷县地处秦、晋接壤地带,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府谷县原镁产量达34.81万吨,占全球产量的36%,然而,府谷却始终搞不定镁的定价权。同时,受经济降温,镁产能过剩、产品低端等因素影响,目前府谷的镁产业也遇到了困境。为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前赴府谷进行调查。
  
  作为陕西省最北部的县城,府谷与比邻的神木一样以产煤大县闻名。然而,鲜为人知的是,2012年以来,府谷俨然成为全球金属镁第一大产区。
  
  镁的合金物是最轻的高强度金属材料,广泛应用于汽车产业、3C产品,被誉为“21世纪绿色工程材料”。府谷县工业经济局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底,府谷原镁产量达34.81万吨,占全球产量的36%。“陕北首富高乃则是煤老板,同时也是镁老板,但后者少有人知。”陕西府谷一名涉镁企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高乃则的境况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府谷金属镁产业的处境—全球产镁最多,却鲜为人知。
  
  然而颇值得玩味的是,府谷并不出产镁矿石,依靠神木、府谷独特的兰炭生产中排放的尾气为燃料,府谷逐渐以成本优势击败了金属镁大省山西,一度获取到金属镁产业链的定价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年来陕西、榆林等地频繁提及发展府谷镁资源,金属镁精深加工产业成为榆林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不产镁矿石的“镁都”
  
  “陕北首富高乃则一定程度上是镁老板。”府谷一金属镁企业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高乃则旗下多公司涉足镁产业,然而其人却以煤老板闻名。高乃则的境况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府谷在金属镁产业上的处境:府谷多年以来就成为全球产镁最大的区域,却鲜为人知。
  
  镁的合金物是最轻的高强度金属材料。从轻量化、低碳方面考虑,镁合金为现代汽车、3C产品首选材料,被誉为“21世纪绿色工程材料”。
  
  基于对金属镁未来市场的预判,府谷布局金属镁产业已超十年,截至2014年底,府谷镁产量达34.81万吨,占全国产量的40%,占全球产量的36%,成为全球最大的金属镁产地。
  
  尽管出产超过全球三成的金属镁,但府谷并没有镁矿石。府谷十年前布局金属镁产业,其实缘于偶然的机会。
  
  府谷县工业经济局副局长陈永林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因临近山西,府谷在资源发展上一直效仿山西模式,山西在2002年前便是国内金属镁的主产地。”
  
  另一方面,2002年到2012年,国内煤炭“黄金十年”中,神木、府谷大力发展特有的兰炭。在生产兰炭的过程中,产生的富含巨大热量的尾气通常直接排出。当地企业人士就想到:可以利用燃烧尾气产生的热量作为还原镁的能量,便从山西等地购入镁矿石,自此金属镁产业在府谷逐渐展开。
  
  陈永林称:“山西、宁夏等地生产镁一直以燃烧原煤为热量来源,府谷使用尾气作为燃料,理论上燃料成本为零。”据府谷当地金属镁企业人士估算,生产一吨金属镁需燃烧约20吨原煤,按目前煤价计算,府谷金属镁成本比其他地方每吨低2000元左右。
  
  依靠明显的成本优势,2005年起,府谷镁产业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到2012年,已成为全球产镁第一大区域。府谷镁业协会一名负责人称:“煤价下跌,但府谷镁的成本优势反而凸显,一定程度上成就了府谷镁在国内市场的占比。”
  
  府谷县工业经济局提供的一份统计材料显示,目前府谷有金属镁企业33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其数量只有陕西省镁企一半多点,但产量为陕西的86%。
  
  府谷县当地企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神木、府谷有能源优势,但从低碳、环保角度考虑,镁产业的布局更符合当下的产业趋势。”
  
  镁定价权难以掌握
  
  隶属陕西的府谷县,其实地缘上与山西更接近。例如,府谷县城与山西保德县城仅一桥之隔。这对邻居在经济发展上相互竞争,在能源模式上亦彼此效仿。
  
  府谷当地企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府谷煤化工、金属镁的发展渊源,均离不开比邻的山西诸县。
  
  2002年,府谷开始发展金属镁产业,到2012年,府谷镁产量超过山西全省产量,成为全球产镁最大的区域。
  
  至今,府谷产出全球逾三成金属镁。依照常理,金属镁定价权应该掌握在府谷手里。然而多名府谷镁企人士称,府谷对于镁的定价权归属一直难以搞定。
  
  府谷当地金属镁企业人士石栋称,经济(镁市场)好转时,定价权就掌握在府谷手里。府谷金属镁企业手中资金宽裕,不急于抛售镁,价格会起来。但他进一步表示,镁市场走低后,定价权就会回到山西方面。
  
  府谷县工业经济局副局长陈永林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在2002年府谷涉足镁产业起,下游的贸易链条并没搭建起来。“府谷生产的金属镁,不是直接卖给下游厂家,而是卖给中间贸易商,后者大部分是几年前山西等地的金属镁企业。他们与下游厂家合作多年。府谷金属镁企业要重建贸易伙伴,难度很大。”陈永林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4年,府谷经济增速只有0.3%。当地涉镁企业均感经济下行压力大,无暇大力发展贸易,只做极小部分贸易关系的搭建。
  
  当地金属镁企业人士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府谷镁企自己做贸易,回款账期一般在3至5个月,当下府谷镁企资金压力相当大,迫于周转资金,急需加快回笼。
  
  此外,石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前几年,府谷对镁的前途非常乐观,考虑到镁合金在节能、减重和减排方面的优势,府谷上了很多镁项目。
  
  这也造就了目前的产能过剩,根据府谷县工业经济局提供的数据,截至2014年,府谷镁产能80万吨,产量仅为36万吨。“总之,府谷没有完整的贸易链,独自把控市场定价权目前来说还很难。”上述府谷镁业协会负责人称。
  
  去年府谷镁产值超百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府谷发现,“全球产镁第一区域”俨然成为府谷对外招商、宣传时的一张王牌。事实上,据府谷县官方统计,府谷2014年436.53亿元的GDP中,镁及相关产业的产值超过100亿元。
  
  在煤炭市场较好时,无论从经济总量的占比还是对企业的造富速度来说,金属镁在府谷乃至陕西区域内,均无法和煤炭相比。
  
  上述府谷镁业协会负责人分析称,尽管陕西成为产镁第一大省已数年,但相对而言,陕西并未下大力气布局镁及相关产业。“技术壁垒与资金投入不够,成为掣肘镁发展的主要原因,煤炭的开发则相对容易得多。”
  
  然而在煤价下跌,经济增速走低,煤炭经济无法独舞时,榆林乃至陕西当地政府也开始寻求新的增长点。
  
  在陕西省层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之前,陕西对镁产业的布局并未提及太多。但近日陕西省长娄勤俭讲话中称:“陕西镁、铝资源丰富,现在汽车、航空产业逐渐起来了,就要考虑与相关企业合作,发展镁铝合金材料。”
  
  对此,上述府谷镁业协会负责人分析称:“金属镁发展初期,技术与贸易保护现象严重,陕西立足本土,结合现有的汽车、军工与3C产业中对镁和镁合金的需求,可以率先破局。”
  
  而在榆林市层面,当单一能源经济遭遇煤炭市场走低时,当地官方文件称,榆林将镁精深加工产业作为榆林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并把镁与煤化工重要产品聚氯乙烯并列,作为主要工业品纳入榆林“畅销全国、走向世界”的推销产品范围。

  • 货真 真材实料
    至真至诚
  • 价实 亲民价位
    高贵不贵
  • 良品 精湛工艺
    制程精良
  • 承诺 四季更换
    承诺不变
  • 服务 专业服务
    用心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