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贸视角 > 时事 > 学者预计中国全面二孩后 每年最多多生600万人
学者预计中国全面二孩后 每年最多多生600万人
发布时间:2015-07-24                   来源:和讯网

  《第一财经日报》7月21日关于全面二孩政策可能年内开始实施的报道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到底生育政策变化会对出生人口数量带来多大影响,是有关方面在全面二孩政策调研决策时审慎考虑的核心要点。

  

  虽然研究方法相异,采用的数学模型不同,但是多位人口学者的研究和预测表明,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之后,因此每年新增的人口最高在600万人左右,远低于此前有关方面年新增人口峰值达到两三千万的预测。

  

  人口增量将低于预期

  

  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在7月例行发布会上回应全面二孩问题时称,生育政策的调整事关全局、事关长远、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权衡利弊,审慎决策。

  

  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在政策调研期间,有关部门最关注的问题就是全面放开二孩到底会带来多大的人口增量。生育政策调整踟蹰的关键原因正是在人口增量上没有形成共识。

  

  到底全面二孩会带来多大的人口增量?北京大学人口所学者乔晓春认为,全面二孩并不会像此前有关部门担心的那样会带来每年数千万的人口增量。每年增加的出生人口估计最高只有600万~700万,加上目前1600万左右的年出生人口,年出生人口峰值在2200万左右,峰值总和生育率也只有2.2~2.3。而且值得关注的是,如此水平的总和生育率预计只会持续一两年,很快就会一路走低,一直低到目前1.5左右的水平。

  

  2014年,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曾经发文预测,全面二孩会导致每年出生人口最高增加3000多万人,一度引起业内震惊,也使得决策部门对政策调整望而却步。

  

  乔晓春分析说,要决定全面二孩带来多大的人口增量,关键取决于两个数据。一是目标人群数量,也就是说,到底全面二孩政策会使多少原本不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人可以生育二孩;二是生育意愿,这些符合全面二孩生育政策的人,到底有多少人愿意生二孩。

  

  乔晓春认为,此前学者之所以会计算出数千万的年人口增量,一方面是由于没有刨去双独、单独等已经符合二孩生育条件的人群,确定的目标人群总量超过1.5亿人,远远高于实际的9600多万人;另一方面,采取的生育意愿指标高达70%,远远高于实际的生育意愿。

  

  杨文庄在上述发布会上公布,2014年国家统计局人口变动抽样调查显示,单独二孩政策目标人群中43%有再生育的打算。今年初,国家卫计委开展的专项调查显示,目标人群39.6%有再生育打算,与2013年的调查相比有所下降。

  

  人口预测专家、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多年来一直专注于生育政策调整对人口增量的影响。根据他今年发表的题为《生育政策调整研究中存在的问题与反思》文章,假定在2015年全国统一放开二孩,2016年新增出生人口为565.8万人,2017年达到增量最高峰583.2万人,此后逐年降低。

  

  如果全面二孩政策在全国范围内分批放开,每年新增出生人口数量将会低于王广州上述预测。

  

  人口学者、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认为,全面放开二孩后每年新增人口最高峰不会超过500万。而从单独二孩在全国的实践看,全面二孩后的新增人口可能会大大低于预期。

  

  根据卫计委统计,截止到5月底,全国申请单独二孩总量为145万,仅占目标人群的13%,远远低于卫计委公布的生育意愿水平。值得一提的是,在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之间,还存在一个明显的落差。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者顾宝昌认为,从目前的总和生育率水平和生育意愿看,全面放开二孩后,总和生育率也不可能达到2,依然低于2.1的人口世代更替水平。

  

  《大国空巢》作者、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人口学者易富贤表示,要看到在目标人群中有大量育龄妇女已经超过40岁,即使有强烈的再生育意愿,也不一定就能成功再生育。

  

  易富贤称,不同年龄阶层的女性都会出现生育障碍现象,即无法怀孕或者怀上了但是保不住胎。其中15~29岁妇女生育障碍率为11.0%,30~34岁为14.2%,35~39岁为39.3%,40~44岁为47.1%。

  

  有生育反弹很正常

  

  单独二孩政策放开前后,相关部门的官员和部分学者曾经提出,要注意避免可能的出生堆积和生育反弹。乔晓春认为,从单独二孩过去一年多的实践看,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们应该担心的是政策放开后生育反弹太小。我倒是希望生育反弹能高一些,如果反弹很低,并且很快就开始降低,说明政策调整晚了。”乔晓春说。

  

  2014年12月举行的第三次生育政策研讨会上,多位人口学者围绕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的出生堆积展开激烈的争论。绝大部分学者认为,要用科学的态度看待出生堆积。全面放开二孩并不会引起此前担忧的巨大出生堆积,每年新增加的出生人数将会大大低于预期。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认为,生育政策调整本来的意图就是希望出生人口多一些,有出生堆积是正常的。生育政策调整越往后面推,政策的成本越高。

  

  在南京大学人口学者陈友华看来,生育政策调整中出现的出生堆积,是大海在退潮中的回潮。回潮虽然不能改变退潮的大局,但总比没有回潮好,它可以延缓退潮的速度。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人口学者郭志刚认为,以前一直认为只要放松生育政策,生育率会必然上升,这是一个人口政策弹簧理论。但事实上,中国目前的低生育率并不仅仅是出于政策压制,而是存在着很多其他社会经济乃至人口因素的重大影响。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人口学者李建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关于出生堆积的种种担心其实源自于对人口生产认识的误区。斤斤计较于数字,忽视了人的权利和需求,忽视了人口结构和形势的新变化,将会继续扭曲人口自身再生产,导致人口年龄、性别结构失衡,最终影响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

  

  “现在不少人认为全面二孩政策一放开就万事大吉了,中国人口问题就解决了,其实并非如此。如果人口不能实现均衡发展,到出生堆积释放了之后生育率会继续下降,中国人口会面临更大的挑战。”黄文政说。

  

  


  • 货真 真材实料
    至真至诚
  • 价实 亲民价位
    高贵不贵
  • 良品 精湛工艺
    制程精良
  • 承诺 四季更换
    承诺不变
  • 服务 专业服务
    用心聆听